首页 » 轮浬片 » 日烦夜烦
日烦夜烦
类型:
轮浬片 喜剧
备注:
HD
主演:
文森特·加洛,翠西亚·维西,碧翠斯·黛尔,阿莱克斯·戴加,弗洛伦斯·卢瓦雷
导演:
此恨绵绵无绝期,血盆大口
年代:
2001
剧情:
里奥是巴黎的一名医生,而他的妻子卡拉(碧翠斯•黛尔BéatriceDalle饰)却被他囚禁在家里得..详细
近期热播轮浬片
《日烦夜烦》剧情简介
里奥是巴黎的一名医生,而他的妻子卡拉(碧翠斯•黛尔BéatriceDalle饰)却被他囚禁在家里得不到外出的机会。因为卡拉一旦遇上异性就会色诱他们最后将他们活活咬死,不久前的晚上她就是这样杀死了一名卡车司机。西恩(文森特•加洛VincentGallo饰)和琼来到巴黎度蜜月,而西恩却从来不和妻子琼做爱,琼为此十分痛苦和不解。原来是西恩和卡拉有一样的病症,一旦和异性做爱就会将他们撕咬至死。西恩试图寻找里奥医生寻求帮助,却得知他因为过于极端的实验而被开除,他随着线索找到里奥的家却发现了卡拉。此时卡拉刚刚通过这种方式杀死一个入室行窃的小偷。他掐死了卡拉并纵火逃走。回到酒店之后他病症发作,盯上了一个为他们打扫房间的女服务员……

真希望这家人不要散。太希望这部电影拍下去、不要停。才看完第三部,胖哥就无比期待第四部,甚至是以后的哪怕上“百”部了。能够把电影拍成“连戏剧”,而且每部都保持着不俗的电影视听水平,恐怕没有多少人能超越山田洋次了。从《东京家族》集合这群演员开始,再到《家族之苦》悠悠然的拍到了如今的第三部,观众已经和这帮演员们建立起了“朋友”般的亲密感与熟悉度。山田洋次出手,就没有低分的。第一部和第二部《家族之苦》得分都保持在8分以上。这次的《家族之苦3》评分略有降低,但依然维持了7.9的高分。

《家族之苦3》可谓《家族之苦1》的扩展,展现了家族女性问题的世代延续。

《家族之苦2》虽然已久表现了平田家族的“家长里短”,但后续关于人生、生死、友谊等主题的抬升让第二部从家的小个体走向了日本社会大群体中。这也是《家族之苦2》在三部曲中得分最高的重要原因。《家族之苦1》是老一辈的奶奶要和爷爷闹离婚,到了《家族之苦3》,是家里的中坚二代,大哥幸之助与妻子史枝产生了间隙。

《家族之苦》看似以男性父权视角呈现家中“难念的经”,但在很多关键节点处,故事的鸿沟开启,以及故事的结尾,主题闭合处都展现了母性的力量。从《家族之苦3》的海报中可以看出,这部电影的更多的是以女性视角展开了叙事,这与世界电影因为各种原因,开始偏向女性化解读的趋势保持了共振。

《家族之苦3》说的是“全职家庭主妇”的困境。由于日本婚姻文化的缘故,整个社会中有大量的日本家庭主妇,她们为了照顾家庭,维系婚姻,放弃了工作,甚至舍弃了自由。做不完的家务活,照顾不过来的孩子,还有逐渐年迈的上一辈,让家庭主妇迅速衰老。而长期与社会脱节,导致她们失去了职场技能,一旦婚姻遭遇变故几乎很难重回社会。最令家庭主妇烦恼的是,“全职主妇”这一职业并没有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,更多的遭受了轻视,甚至歧视,其社会和家庭价值长期被看低和忽视。

已经87岁的导演山田洋次,作为松竹新浪潮时代的旗手级人物,依然能摒除偏见,关照社会,凸显了其开放的姿态,不老的心灵。这一部里,“老麻烦”、一家之主平田周造继续喝酒、打球、去居酒屋找老相好,生活如常,但一改事儿精本色,对家和家人多了些顾忌,少了些大男子主义的自以为是,变成了一个可爱小老头。妻子富子继续自己的文艺小说梦,两人相安无事,相处和睦。史枝,家里真正的顶梁柱却出现了问题,她和幸子助的婚姻突然亮起了红灯。家中遭遇小偷,史枝私藏在冰箱的40万日元私房钱被偷走。

出差回家的幸子助不仅没有安慰史枝,反而将她藏私房钱的行为斥为对婚姻和丈夫的不信任。

听闻家中盗窃时,史枝因为疲惫打盹,更是火冒三丈,把一切过错都往对方身上揽,连自己平时工作的怨气也向史枝发泄。史枝见到丈夫的反应,泪如雨下,第二天就离家出走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顶梁柱的离开,让整个家乱了套。富子想重新当起“全职太太”,可身体不允许,第二天就腰椎旧疾复发,卧床不起。小老头周造只好叫上老酒友前来助阵,操持家务,一天下来,几乎透支。

孩子没有饭吃,衣服没人清洗,不会做饭的周造差点把家“付之一炬”......这时,一家人才明白史枝为这个家的默默付出。但幸之助作为丈夫,家里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,一直没能拉下脸去主动求和。史枝回到了自己早已没有亲人的娘家,打扫屋子,寻朋访友,准备新的开始......《家族之苦3》以“家庭主妇”这一社会角色为核心,建立了多组矛盾冲突。青春之爱与岁月之痕。史枝的朋友回忆起她当时这条街最靓的女子,而她默默感叹自己如凋谢的花朵,早已失去了往日生机。青春时爱的热火,中年来为讨要生活费而自惭形秽。曾经站台久重逢,他最关心她的身体状况;而如今听到她做家务打盹,想到的却是自己的工作辛劳。

以前都是不计较的付出,现在总要权衡下对方给予是否足够。这就是岁月流逝,给爱情和婚姻留下的痕迹。片中有场戏,令人记忆犹新。弟弟庄太苦口婆心的到公司找哥哥幸之助谈话。在交谈的一个公共咖啡厅里,一对新人正举行甜蜜轻松的婚礼,与之相对的是兄弟两人对婚姻和家庭的苦涩。

谈话结束,幸之助气急败坏的离开,新浪抛出了手花,台下一片沸腾,无论是新娘和拿到手花的年轻女子,都不会想过日后的生活谁来打理,谁来管账,谁负责拧干衣服,谁跟谁合葬。

影片中有两个贯穿全片的象征性隐喻,一个史枝常常在家中把玩,离家出走都要带走的“笼中鸟”;一个是她年轻时候的爱好,现在一直想重新拾起的踢踏舞。“笼中鸟”是独自在家的史枝的陪伴,也是她生活状态的象征。看着同龄的女性朋友叫嚷着出门打工,看小鲜肉老板,用自己的钱,她只能报以微笑,继续对是否参加踢踏舞社团犹豫不决。“笼中鸟”与踢踏舞,无疑是禁锢与自由的矛盾象征。片尾,笼子中的鸟意外飞到了笼子外面,但依然没有离开家,随即被家人很快放进了笼子里去。

虽然屋里住久了容易变成笼中鸟,可房屋久无人住便会垮塌。这是山田洋次对此作出的解答,用母性的伟大,自我的牺牲,填补了自由的丧失。虽然经历了波折,但在爱和家的召唤下,史枝还是选择了回归。My Wife, My Life。幸之助“爱的箴言”,既是一种甜蜜,又是一个负担,更是一剂苦药。给予“全职主妇”更多的尊重,让她们有主动选择的权利,是要为家做“笼中鸟”,还是放下家的重担,跳回曾经热爱的踢踏舞,全凭她们自己去把控。

能做到以上,亦是一种进步和认可。第三部“家族之苦”刚刚落幕,已经翘首以盼第四部的早日归来。片尾,家中第二代最小的儿子平田庄太喜得贵子。第四部庄太与宪子这对新婚小夫妻又将带来什么“家族之苦”呢,我们拭目以待吧。经历西方导演和评论家的推动,小津安二郎取代了大帝黑泽明成为日本电影另一座高山。在松竹新浪潮时代,山田洋次并非激进的变革者,他没有像今村昌平一样反感小津,或在学习小津的同时试着去颠覆革新。

在这几十年间,山田洋次始终谦逊、温和,安安心心拍自己的类型电影,淡薄名和利。或许,这和他一直在老迈的松竹公司大有关系,然而,如果说山田没有自己的电影世界观,反而需要去偷师小津,这未免有些贻笑大方了。

最后奉劝各位正经历“家族之苦”的男男女女们,婚姻路长,诱惑很多,吃着碗里,盯着锅里,容易撑着。“家族有苦”,所以不要轻易进入一场婚姻,也不要轻易放弃一场爱情。爱情会变,如果你不跟着变化,你的苦,即使外卖来几十份顶级鳗鱼饭也拯救不了。有时候,不是爱人不可爱,而是,他没有按照你想要的方式去爱你,要想守住少女心,先扔了公主病。也提醒各位浪子,换人不如换心态,谁也不能保证下一个会更好。

希望大家的爱情和婚姻中没有中间商赚差价,祝福你们永远三观对等,势均力敌

羚羊电影网,更新最快的电影网站,免费提供各类电影电视剧在线观看。如果您喜欢我们,请分享给您的朋友,谢谢支持!